垃圾虫。

酒吧里嘈杂的噪音让不知根本无法静下心去找胡桃夹子。他和其他人走散了。不知张望着四周,甚至觉得周围的人他都很熟悉。但是肩负着任务,他并不能挨个去打招呼,而且他现在的扮相,也不想让更多熟悉的人看见了。

对比其他人的女装,不知完全没有优势,出门前他站在镜子前看着滑稽的自己,差点笑出声来。其他人对他的行为不解,却也没多说什么。

之前是他搞砸了任务,这次不能像之前一样了。不知开始四处走动,绕过人群,寻找那个他应该关注的人。

耳边的声音慢慢静了下来,可是人群依然在狂欢,他看到坐在吧台前的胡桃夹子,而对方也是直直地看着他。一瞬间不知甚至有些退缩,他停了了脚步,却被身后的人推动前进着,胡桃夹子像是在对他...

cp金月,好像没有发过...没有被打脸时候写的。想了想还是用这个发吧金月都是这个发的。


任何液体粘在身上的感觉都让金木觉得不舒服,蒸发的液体顺便带走了皮肤的水分,还会留下让人恶心的痕迹。他用浴巾将身体全部擦干,带着香气的沐浴乳是月山拿来的,在冲掉之后也留下了好闻的香气。金木嗅了嗅自己的胳膊,之前留下的汗和血的味道都已经被浓郁的花香所掩盖,不过不代表这些事情没有发生过。

我“杀人”了。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那样做,但是杀戮的感觉还是有些不舒服。金木想不明白,美食餐厅的喰种是怎样做到一边大笑一边看着人类被杀死的。虽然是站着处刑者的角度,不过金木一点也体会不到杀戮的快感。

这是我仅存的人性...

你们看不上我的打法,但是,我却是气功第一人。

【全职相关】资料汇总

奈文魔尔:



小红心和浏览器收藏夹里的资料汇总 方便找 侵删 不定期更新 欢迎补充。


感谢各位大大的辛苦整理。


嘛 基本我看到有新的整理就会加进来 末尾有修改日期


所以转载的GN们记得回来瞅一眼~



基础资料


【全职】生日及年龄整理


参考资料囤放——关于全职各种中英对照


【全职整理】生日星座和血型+角色银武战队


《荣耀联盟绝密档案3》相关数据
《荣耀联盟绝密档案》2&3 选手数据整理


战队简介+点评(by...

【全职】生日及年龄整理

诗歌趁年华:



在这边存个文字版。


生日出来了就顺手根据放出的数据整理了一下年龄顺便吐个槽什么的……只有有生日的职业选手,按出道时间排序。


赛季是从当年的9月初到次年的6月范围内,【】内是第十赛季结束之后的夏休期(6月到8月末)选手的年龄,有些没交代的就按猜测的年龄算了。


之前把叶修年龄算错了,感受到了自己的数死早……


在原文里翻到了邓副是三赛季出道的佐证,补一下数据。


蝴蝶终于在更新里提到了柔妹的准确年龄;w;补充一下。


档案2里提到了袁柏清、方明华、杜明及吕泊远的生日及出道时间,顺手更新。


PS我的档案小...

OOC。漫画only。肉毒杆菌事件结束后。不是很懂所以病理是百度来的。本来是个肉梗但是查了一些资料以后...发现这个时候的人完全没有力气嘛´。_。`CP是龙崎郁夫/段野龙哉,虽然写出来像无差但是我是龙段only的。


"嘘..."

日比野美月做了噤声的手势,制止了有些喝醉的课长继续喋喋不休。她指了指躺在床上已经睡着的龙崎郁夫,刚才还有好好听他们说话的龙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他斜斜地靠在枕头上,手里还抓着半个没有吃完的苹果。课长点了点头,将龙崎的身体放平,顺便也把那半个没有吃完的苹果放在了床边的柜子上。

日比野摇了摇头,“真是的,他一直在勉强自己。”...

温床

我并不是在黑利世小姐,只是想写利世小姐留下来的“宝物”这样。所以利世小姐一开始就死掉了【。


雨是在葬礼的过程中开始的。在刚刚开始飘下雨滴的时候有人走了。月山没有和人群一起离开这里,他不慌不忙地从包内拿出了雨伞打开,像刚开始一样站在墓碑的前面。

这里睡下的人,月山并不想把她归到朋友的范围内。贪得无厌的神代利世,在还没有收集到所有珍宝的时候就死于一场意外。月山皱着眉头,雨水打在伞面上的声音和那个女人做作的笑声一样刺耳。

“我喜欢这些闪亮亮的东西,即使它们真的像你说的那样不值一提,不过啊月山君,你这样执着地去找着可能根本不存在的宝石,在我看来才真的是愚蠢啊。”

你懂什么?该死的女人。我本...

【東喰】詐欺犯的行儀(金月)

流动让我抱你的大腿!

放射室。:

※ working BGM:GO!GO!7188-神様のヒマ潰し(神明大人的消遣)

※ 行儀:就是禮儀,讓我裝逼屌一回^q^

※ 主席萌點大大生日快樂(跪拜)


  這一定是精心設置的陷阱。


                            【詐欺犯的行儀】


  清爽柔和的日光,典雅大方的原木窗框以及整潔明亮的街景,坐在窗邊的那個人輪廓被一切美好的事物襯托得更為耀眼。為什麼天氣如此晴朗?為什麼店內播放的輕音樂如此令人舒暢?為什麼氛圍如此融洽?為...

食言

久违的满足一下自己的脑内。CP是金月,神经病文,少女月山。请不要打我。


虽然过了有些久,不过月山还记得当他看到金木的时候,伴随已久的不安与焦虑在一瞬间就消失不见。接下来要说什么呢?欢迎回来?还是你没事真是太好了?不过月山也不确定是不是应该这样说。在不久之前,他还是站在金木对立面的,此刻的殷勤对金木来说更像是不怀好意。金木显得很平静,他向月山的方向走过来,而目的地却是月山身后很远的地方。和月山擦肩而过的时候,金木没有一丝迟疑与停顿,他继续前行着,直到月山被远远甩在身后。

月山转过身看着金木离开的方向,不管怎么样被无视这件事情还是有些打击到他。其实金木对于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说实在...

苹果

东京喰种、cp金木/月山。不会写文随便写写就是一个金月和苹果的故事。金木会阻止月山吃人吗?如果在他眼前的话应该会吧。不过觉得月山好像也没那么不识趣去碰金木的底线。我在想金木不能为自己活一下吗?去考虑人类怎么生存,去考虑喰种怎么生存,去考虑改变这个错误的世界...很累啊...


当戴着面具的独眼金木从楼上跳下来的时候,正在猎食一对母子的喰种慌不择路,却正好撞到了月山习手里。在他犹豫着究竟要逃到哪里,金木的赫子刺穿了他的身体,然后将他狠狠地甩到了墙壁上,反弹回来的喰种就已经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

大喰夺走其他喰种的喰场,而独眼夺走其他喰种的性命。

这种残暴的猎食方式和利世很像,但是金木...

牙刷

是废话!除了OOC什么也没有。我只是想让金月和我自己幸福而已。不会写文随便写写没纠错。而且也不幸福的感觉。


“这样的话,总觉得站在旁边的月山先生是拿着刀叉坐在餐桌前面的。”穿着睡衣的金木舒展了一下身体,清晨的第一个懒腰总是享受。而月山像是在参加鉴赏会一样站在金木的床旁边,衣着整齐。

“是你想太多了呢,金木君,我是吃过早餐才来的。”月山悠闲地在金木不大的卧室内踱步,然后拉开了窗帘。面向西面的房间只能享受到夕阳,不过随着窗帘被拉开,新鲜空气也涌入房间内。

金木在洗漱间叼着牙刷,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将泡沫吐出后,他发现泡沫中有一些血色。他对着镜子露出牙齿,发现牙龈有一些轻微的出血。...

呵呵

送给138话的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金木突然的睁开眼睛,饥饿和疼痛正在折磨他的胃部和身上的每一个细胞。胸腹的部分被什么紧紧地包裹着,大概是绷带之类的。他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虽然喰种有着优秀的视力,但是此刻的金木已经虚弱到除了一团漆黑什么也看不到的地步。

真疼啊。他的肩膀拖着无力的左手来到自己的腹部,仅仅这么一点点动作就让没有愈合的伤口再次崩裂,包裹着的绷带已经被渗出的血液再次濡湿。每...

歧路

放射室。:

 @仁王王国 


※ 過了七夕就刪掉的濕背秀。放個心經打馬賽克。

※ 凌波萌,你感受到了嗎?世界的惡意。


觀自在菩薩。行深波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

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異空。空不異色。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舍利子。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

不增不減。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身香味觸法。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無無明。亦無無明盡。乃至無老死。亦無老死盡。無苦集滅道。無智。亦無得。以無所得得故。菩提薩埵。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心無...

psycho pass.cp狡噛慎也/佐佐山光留。我只是想写点什么而已不过还是没有意义的。为什么我的脑内都是狡嚙揪着佐佐山把他按在墙上亲来亲去写出来却是这种东西啊哈哈哈哈。不会写文就随便写写,没有纠错,大概OOC。


离佐佐山最后一次报告位置已经过去十三分钟了,狡嚙的呼叫再也没有得到他的任何回复。说实在的,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发生了,每次狡嚙都很好地替佐佐山掩盖了过去,但是这次不一样。他还记得刚才佐佐山暴怒的眼神,现在冲动的猎犬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这里是Hound4.嫌疑人已被捕获。”

终于在第四次呼叫之后,那边的佐佐山给予的答复,语气很轻松。慎也松了口气,按照佐佐山提供的位置在...

雨水

东京喰种。CP金木/月山。写的乱七八糟的,不过想写金月一起洗澡,还有金木的头发应该也很好吃吧,大致剧情就是月山帮金木洗头发,然后吃了金木掉下来的头发这样。不会写文随便写写,没有纠错OOC。


“要么说我讨厌下雨。”月山站在门外将湿透的外套抖了抖,一件手工制成的西装外套就这么被雨水搞得一塌糊涂。西装裤的裤脚也沾满了潮湿的脏污,衬衫湿哒哒的贴在皮肤上,还有领带,吸收了水分后沉重的好像可以勒死人。不过他在金木进门之后就停止了抱怨,被骤雨弄得有些狼狈的人可不止他一个。金木也被这场突如其来的雨淋了个透顶,有些翘起的头发湿淋淋地粘在额头上。他像月山一样将湿透的部分脱掉,随手将碍事的头发用手拢到脑后。...

psycho pass.cp狡噛慎也/佐佐山光留。两个段子写着玩。感觉自己可以写狡佐的样子...希望不会看起来像逆的。只是两个段子,没有剧情,还想写其他但是越写越长很烦。不会写文就随便写写,没有纠错,大概OOC。


慎也是从那个放旧货的房间找到了这个CD播放器,机器已经被磨损的不成样,里面的CD也不能正常的被播放了。有点可惜,这种落后于时代的产品已经不会再生产了,不知道是谁将它扔在了这里。

他决定把这播放器带回去,如果是征叔的话,可能还有CD碟片吧。狡嚙这样想着,然后将CD机装进了身边的袋子里。佐佐山在旁边看着他,一点帮忙的意思都没有。之前案子的证物被无人机当做杂物堆在了这里,如果要...

表里

东京喰种。cp是月山/金木,不过金木君全程没有上线的样子。只是一些无聊的对话,没有金月的互动。我不会写文,所随便写写。没有纠错,ooc,也没梗...


西尾锦找到月山习的时候他正在一条巷子里进食,腥臭的味道让同是喰种的西尾都有些受不了。周边的垃圾箱,铁门还有栅栏上都是血迹。虽然这里是猎食场,但是这场景也太惨烈了。西尾避开碎的乱七八糟的尸体,很明显月山的食物并不是人类,而是喰种。

“喂喂,不要这么夸张吧。”西尾知道月山对于金木的执着,不过月山和金木一样去共喰这是他没想到的。就像人类不会食用人类一样,很多喰种对共喰都是排斥的。对于他认识的那个美食家来说,果腹完全是次要的。他追求的是口腹欲望的...

七月

东京喰种,cp金木/月山。我想看金月有身体接触的互动啊,亲亲摸摸什么的...不用亲亲,摸摸也可以!不太会写文所以随便写写,没有纠错,ooc,没梗。


热岛效应让夏季的东京午后变得异常难熬。金木拽着衣襟上下扇动试图让自己凉快一点,但是空气都在太阳炙烤这个钢铁都市的过程中也慢慢被加热,而突然的断电更是雪上加霜。金木只穿了一件T恤,就已经觉得自己被密集的热量包围着,而穿着衬衫的月山只是把袖子稍微卷了起来,熨烫整齐的西装长裤让金木看着都觉得很热,不过月山好像丝毫没有受到气温的影响。

“月山先生,你不热吗?”

“我觉得还好啊...”

月山在金木身边翻着雏实留下的小说,偶尔端起桌上还在冒着热气的...

锁链

东京喰种。cp金木/月山,大概是金月两个人睡在一张床上的故事。就是睡在一张床上。不会写文,随便写写,没有纠错。没有梗,不萌。


七区早就有传言,美食家变成了独眼的宠物。独眼在美食家的身上栓了看不见的锁链,美食家也乐于受到独眼的驱使。美食餐厅里的客人被美食家引诱,成为独眼的食物。他们已经由同类变成了天敌。

什么时候已经变成这样了?

月山揉了揉已经发酸的脖子,之前餐厅的那件事情做的没有什么漏洞,虽然被鯱的手下怀疑过,不过那些人并没有证据证明金木和月山就是摧毁喰种餐厅的人,那么这个消息是怎么传出去 的呢?

虽然喰种们畏惧金木和月山的力量,不过还是三番四次有想求得真相的喰种过来找麻...

约会。

东京喰种。CP金木/月山,大概就是金月组队之后的一些日常。不会写文,随便写写,没有纠错。


“只有我一个人把这个当做约会了吗?”月山小声嘟囔着,抱着购物袋跟在金木的身后。难得和平的日子,温暖的阳光,适宜的温度,这不是为了约会准备的日子吗?

金木走在前面,并没有听到月山说了些什么。在人类活动的范围内,他都习惯将兜帽罩在头上来掩饰白色的头发,虽然其他人不觉得他需要隐藏,但是被关注的时候还是会让金木觉得有些别扭。他时不时低下头去看手表,仿佛正在等待约会的高中生一样。月山这样想,然后步子跨大多迈了两步,跟到了金木的身边。

“我说金木君,不去喝个咖啡吗?”他并没有问过金木的身高,不过看上去金木要...

CP是灰羽/黑尾。我大概是列夫黑only的,不是单纯的黑尾受...这个cp逆的我也可以www怎么相处都好玩啊!不太会写,随便写写,只是单纯的对话而已,连有cp大概都算不上吧?估计要OOC...

“前辈,你一定是在嫉妒我,所以才这样折磨我的吧!”灰羽列夫感觉自己已经融化了,像一滩水一样贴在地板上,虽然语气激动,可是现在他已经连一个愤怒的表情都摆不出来。今天部内例行的训练之后,又被黑尾铁朗留在体育馆里进行接球的练习,不到半个小时,他却觉得像过了一个世纪一样长...

黑尾将被灰羽打飞的排球一一捡回来,然后用脚踢了踢已经没有力气再站起来的灰羽,“你说我嫉妒你哪里?”

“嫉妒我长得高,身体柔软,而

承太郎先生全程没有上线的承仗

...大部分是亿泰和仗助的对话。总有一天我要写承太郎先生和仗助互动的承仗啊!不会写文,随便写写。


仗助的女人缘究竟有多好呢?直到认识了这么久亿泰才有了真正的答案。

就算情人节过去好久,仗助的书桌里依然会时不时有女孩子塞进情书和巧克力,好看的缎带,精致的盒子,娟秀的字体...当然亿泰觉得自己完全没有嫉妒,只是有点小羡慕...好吧,真的有点嫉妒了。

“我说...收了那么多东西,你都是怎么处理的?”整个二月,亿泰都在放学后例行帮着仗助提着大包小包,顺便接受那些想和仗助一起回家的女生“灼热”的视线,他突然有些好奇,放在家里的话,仗助家里怕是没有那么大的地方吧。

“当然是吃掉啊,...

没头没尾的西撒乔

不知道算不算西乔。有乔瑟夫/丝吉Q。不太会写的东西,随便写写。


当乔瑟夫第三次在离家不远的地方迷路,承太郎才意识到,乔瑟夫真的老了。

对于承太郎来说,外公的确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虽然人生出现过一些小的错误,可是丝毫不影响乔瑟夫的值得赞颂的人生。时间就是这么可怕,即使记忆坚不可摧,依然会被慢慢磨平风化。乔瑟夫不记得很多事情了,丝吉Q将乔瑟夫寻找半天的拐杖放在他的手里,跟在身后的承太郎什么也没有做,只是看着已经年迈的两人颤颤巍巍地朝家的方向走去。

那天下午的确是个好天气。乔瑟夫坐在摇椅上,常用的随身听就放在身边的桌上。对于这个随身听乔瑟夫还是很爱惜的,即便如此金属的外壳上也多了许...

没头没尾的今鸣

       沿海岸线走16号公路,绕山60公里。

       清晨从现在才开始。

       鸣子将爱车推出来的时候伸了个懒腰,起床训练的时间一天比一天早了,每天的六十公里已经成为鸣子的日常。为了有更多骑车的时间,鸣子压缩了自身的睡眠,在第一缕阳光还没有出现之前就已经开始了训练。

       沿途的风景每...

一点有关#迹仁#的东西

很戳我的一句话,大概就是【如果只有我一个人的话是不会这么胡来的,绝对...不管手腕有多沉重,肘部的剧痛有多强烈,只要现在指尖还能活动,不管是手塚幻影还是其他什么,我都会打下去!】说了啊,只有一个人的话不会,现在,是他和迹部两个人。

最早是本身就知道,两个人的身高体重是一样的,有天看公式书发现,不止是身高体重,连视力也是完全一样的。


虽然在网球王子中纯属拉郎,但是在新网王中对手变队友,这对CP的无限可能性也慢慢被发现了。

身高体重一样的话,这样是不是可以说,仁王cos谁都有被发现的可能,但是cos迹部的话就不会呢,虽然他技术很好,这些小事情不会被在意的吧...

© 仁王王国 | Powered by LOFTER